商业银行资本补充的问题与对策

商业 2018-10-19 16:05:17

  近年来,随着商业银行资产规模的不断扩大,单独依靠商业银行内源资本积累的银行资本补充已不足以支撑其发展需求。2018年1月,银监会联合央行等机构讨论并下发《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支持和鼓励管商业银行在资本补充渠道上进行创新。 在严格资本监管的大背景下如何进行资本补充成为了学界及业界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从2018年中国商业银行的经营现状来看,中国商业银行的资本仍然承压。资本充足率虽然满足监管要求,但是风险加权资产和资本增速都在下降。银保监会要求2018年底商业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要达到7.5%、8.5%和10.5%(系统重要性银行分别上浮1%)。但2018年二季度末我国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仍然从2017年末的13.65%下降至13.57%。

  根据上市银行2018年半年据显示:目前我国上市银行平均一级核心资本、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占比分别是78.5%、5.1%和16.4%。按照《巴塞尔协议Ⅲ》的设计,银行资本结构的最优情况应该是71.4%,9.5%和19.1%。由此对比来看,目前我国上市银行资本构成中,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融资工具的运用还不够充分。

  同时,2018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多部委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办法》(简称资管新规)。根据资管新规的,银行理财产品将打破刚性兑付,逐步净值化。

  在实际操作中,理财资产将逐步回表,根据《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银行理财产品余额29.54万亿,其中资产配置中非标准化债券类资产占16.22%,总规模约4.8万亿。上述4.8万亿非标资产回表将100%计提风险资产,将使中国银行业面临着较大资本补充压力。因此,中国银行业资本金将继续承压,资本充足率将有可能降低。

  由于一级资本补充工具的不足,导致国内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十分接近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为严格的工具标准、投资者范围等内外部因素,是导致其他一级资本补充工具等创新型品种匮乏,进而影响商业银行资本结构合的重要原因。

  一是《巴塞尔协议Ⅲ》设定合格的一级资本债券工具标准较为严格。根据,能够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工具至少应该符合期限永续或至少超过30年、受偿顺序位于一般债券及二级资本工具之后、在达到触发条件可以减记本金或转股等。

  二是商业银行资本补充的投资者范围有限、涉及监管机构较多、会计记账方式复杂、政策法规的不确定性等原因,都导致创新型资本补充工具在具体实施与操作中面临较大挑战。

  实际上,从2017年以来上市银行为补充资本积极发行优先股、次级债,16家非上市银行积极排队等上市,这与银行业务扩张的资本监管要求和资本补充压力相吻合。2017年以来部分上市银行优先股发行情况如下表:

  不仅是权益资本补充工具,2017年以来部分银行主动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来补充资本,缓解资本监管压力。

  这一系列的动作表明,银行资本补充压力越来越大。但是从长远来看,银行不能一味依靠外部资本补充来满足资本监管要求,更要不断加强内部治理,靠自身盈利积累实现可持续发展。这就要求,银行不能再将规模至上作为目标,而应该上升到效益至上。

  缓解资本充足率压力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在端补充资本金,缓解资本压力,二是在分母端降低加权风险资产;同时,创新资本补充模式也是可由之选,定向增发便是其中一种重要的选项。

  2018年农业银行与华夏银行均发布了定向增发方案,农业银行定向增发已完成,其通过定向增发募集的资金在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用于补充银行核心一级资本,提高了资本充足率。因此,定向增发的方式是除了优先股和可转债之外的资本补充的又一优异之选。而且两家银行定向增发的定价方法,均采用发行价格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不含定价基准日)普通股股票交易均价的90%和发行前最近一期末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资产值的较高者。这样的定增定价方式避免了参与定增的股东摊薄中小股东权益,侵害中小股东的利益,有效了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然而,从总体上看,在补充资本方面,中国商业银行仍需解决以下两大方面问题:

  首先,国内的银行需要打造一种将内部积累的资本补充模式,将资本约束设为前提的供需平衡机制。

  第一,我国的银行机构需不断发挥银行自身的盈利效用,凭借提高利润以增加未分配的利润与公积金总额,同时,将股本成补充资本。目前,国内银行主要还是通过留存净利润的内源性融资来补充核心资本,所以,增加商业银行的积累与发展能力和升高本身的盈利留存是十分必要的。

  第二,今后伴随着资本市场与利率市场化的进一步发展,息差下降,银行利润下滑,商业银行需要迅速增加业务种类,扩大盈利空间,促进业务转型。

  第三,要及时有效地推动利率的市场化,强化其财务管理能力和资金配置的效率。

  其次,国内的商业银行还需要多方面的平衡外源性的资本补充与内源性的资本积累关系。

  第一,将资本积累与内源性利润设定为资本补充的主要方式,并且打造一套中长期的资本规划愿景,健全资金的转移定价,资本限额管理与资本有偿运用的有关制度,推动规模与资本相互匹配。

  第二,要保障经营受到资本的约束,对资本进行合理的规划,均衡考虑外部补充资本与内部积累资本之间的成本与收益关联。

  第三,补充外源资本,要多方面的考虑多种融资手段、成本与资本工具的关系,合理挑选适宜的外源性融资工具类型。

  相信,在创新资本补充工具、多元化资本补充渠道、捋顺资本补充监管要求之后,中国商业银行将迎来新的业务发展春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